icon
当前位置:

神秘强者重回都市将当年谜题解开令所有人为之

  · · · · · · · · 第一章 门派弃徒 · · · · · · · ·

  “外门弟子叶辰,因丹田破裂,再无缘仙修,现逐出正阳宗,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。”

  下方,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,神色苍白如纸,听着那无情的宣判,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,兴许力道过大,指甲都插进了手心,浸出了鲜血。

  三日前,他帮宗门下山取灵药,却被敌对宗门的高手偷袭,他拼死守护灵药,九死一生回到宗门,丹田却被打碎,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。

  只是,他不曾想到,他的忠心,在这群高高在上的人眼里,却是一文不值,竟然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将他赶出去,就像没有用的垃圾一般。

  殿中不屑的声音格外的刺耳,落在叶辰耳中,恍如一根根钢针插在他的心上一般。

  殿外,灵山遍布,古木参天林立,灵气朦胧氤氲,云雾缭绕弥漫,仙鹤衔枝起舞,这里祥和宁静,恍若一片人间仙境。

  但是,如今这一切,在叶辰眼中,都显得那么冰冷,让他忍不住抱着身体瑟瑟发抖。

  周围的嘲笑与轻叹,让叶辰垂下了头,想要说些什么,但话到嗓子口,却好似被鱼刺卡出了一般,此刻他像是一个拉去游街的犯人,被人世所唾弃。

  如今的他,不在是修炼仙人,而是一个丹田破裂的废物,昔日的高傲,早已荡然无存,面对世态炎凉,有的只是默然承受。

  玩味的笑声自前方传来,一个手握折扇的白衣弟子迎面而来,满眼戏虐的看着叶辰,“这是谁啊!这不是咱们叶师兄吗?”

  叶辰微微抬头,从发丝缝隙中看到了来人的模样,他面目白皙,两片轻薄的嘴唇彰显了刻薄,生的还算俊朗,却偏偏长了一双丹凤眼。

  “赵康。”叶辰从记忆中寻到了此人的名字,那时的赵康,可不像现在这般阴阳怪调,那时的他,对他这个叶师兄可是恭恭敬敬的。

  思绪被打断,赵康围着叶辰转了一圈,上下打量着,满嘴尽是咂舌之声,“叶师兄啊!如今怎么变得这般狼狈了,看的师弟我着实心疼啊!”

  “别走啊!”赵康一步横跨,又挡在了叶辰身前,轻摇着折扇,饶有玩味的看着叶辰。

  “都成废物了,还这么硬气。”猛地合上折扇,赵康脸上的笑容顿然散去,“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的叶辰?”

  “想走呢?也可以。”赵康再次发话,说着已经岔开了双腿,戏虐看着叶辰,“从我胯下爬过去吧!兴许我还能赏你几块灵石当路费。”

  “赵康。”乍然一声,豁然抬首,叶辰黯淡无光的双眼中,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。

  “赵康师兄,你这样做是不是.。”围观的人群中,有弟子小声说了一句,想为叶辰抱不平,奈何修为低弱,说的很没有底气。

  “找死吗?”赵康回头大喝,瞪了那名弟子一眼,现场瞬间鸦雀无声,似是慑于赵康的实力,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。

  震住了四周弟子,赵康再次看向叶辰,冷笑一声,“叶辰,你爬还不爬呢?我......。”

  来人衣袂飘摇,三千青丝如碧波流淌,丝丝萦绕光华,那一张绝世的容颜,美的让人窒息,她真如一个下凡的仙女,丝毫不惹凡世纤尘。

  特别是男弟子,眼中更是一片火热,赤.裸裸的垂涎和爱慕暴露无遗,那可是正阳宗外门绝美无暇的仙女,所有男弟子倾慕的对象。

  在正阳宗谁不知道,姬凝霜在所有弟子面前,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,但唯独在叶辰面前会露出倾世的嫣然,他们是正阳宗公认的金童玉女。

  “姬凝霜。”叶辰声音沙哑,香港白小姐开奖记录,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,他没有转身,眼中却还有复杂之色。

  那曾是他愿用生命守护一生的人,但自从他丹田破裂、修为尽废的那一刻起,那个整日对他绽放嫣然笑容的姬凝霜,却是变得格外的冷漠。

  “凝霜师妹。”这边,赵康已经干脆利落的打开了折扇,笑脸相迎,和之前的凶神恶煞,当真是判若两人。

  对于赵康的笑脸,姬凝霜只是客套的点了点头,神色却依旧是冷漠,好似世间的任何纷纷扰扰,都不能让她的美眸泛起丝毫涟漪。

  轻轻来到叶辰身前,姬凝霜心中虽有轻叹和惋惜,只是美眸中除了冷漠却再无其他,好似是在说:我们,已经不是一路人了。

  “一路走好。”寥寥四个字,虽然美妙如天籁,却依旧掩饰不住姬凝霜语气中的清冷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怜悯吗?”没有去看姬凝霜,叶辰只是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背包,话语中也再无往日的温情,这样的话别,让人心痛。

  “走了,走了。”轻轻拍打着背包上的尘土,叶辰缓缓的转身,迈动着疲惫的脚步,消瘦的背影,在月夜之下,显得格外孤寂。

  · · · · · · · · 第二章 天降之火 · · · · · · · ·

  漆黑的夜晚,幽寂的古道上,一匹瘦马缓缓而行,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轻慢而有节奏。

  自正阳宗下来,他便一直躺在这马背上,被瘦马驮着,漫无边际,不知道要去往何方,也不知道能去往何方,他自小便是孤儿,被带上正阳宗,没有家,没有父母,记忆中也找不到任何的亲人。

  如今,他被赶出正阳宗,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,前所未有的孤寂,让他不由的蜷缩了一下身体。

  “何处是家啊!”喃喃的话语,在漆黑的夜里,显得格外的清晰,不知不觉中,叶辰的双眼变得朦胧,疲惫让他忍不住要睡去。

  然,就在他眼波迷离的瞬间,那漆黑夜空之上,却有一颗耀眼的星辰坠落,格外的刺眼。

  见状,他豁然坐了起来,眼珠也随着那颗星辰坠落的趋势而转动,那颗星辰是金色的,似是汇聚了亿万星辉,穿越了亘古的岁月,历经了万世沧桑,炙热金辉垂落,照耀了整个星空。

  “那...那是什么。”叶辰怔怔的看着夜空,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一道道相连的雷霆。

  他怔然之时,乍然一声轰隆,那星辰坠落了,大地都为之震颤了一下,瘦马似是受到了惊吓,仰身嘶昂一声,而他也随之跌落了马背。

  只是,走近了才发现,那哪里是星空坠落的星辰,而是一朵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火焰。

  很快,金辉散去,那火焰就如灯的烛火一般,孤零零的悬在那里,虽是火焰,但叶辰感受不到丝毫的高温,摇曳着小火苗,孤零零的,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。

  “你,也没有家吗?”似是孤单心境相似,让叶辰忍不住伸出了手掌,轻轻摸了过去。

  那火焰似是有灵性,竟然跳到了他的掌心,像一个天真灿烂的孩子,在他掌心中玩耍。

  而那火焰似是很贪玩儿,在他身体内转了一大圈儿,最后一溜烟儿又窜进了他破裂的丹田之中。

  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,因为火焰的缘故,他那破裂的丹田,竟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了,温暖之意,流遍全身,似是寒冬腊月,沐浴在炙热的阳光之下。

  那火焰在他丹田里上蹿下跳的,似是感觉到他的丹田容量的狭小,它那小火苗的身体,竟然急速的变的庞大,散出灿灿金辉,直至变成一片金色火海,而随着它变成火海,也随之把叶辰的丹田撑大了。

  冥冥之中传来这样的声响,叶辰刚刚复原的丹田竟然又破裂了,是被火焰生生撑破的,变得白蒙蒙一片,像是自成天地,上方白雾缭绕,下方金光耀眼。

  至此,那火焰才乖乖的停了下来,在那里飘来飘去,好似是在游逛自己新创造出来的家。

  他趴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,浑身已是热汗淋淋,剧烈的疼痛,让额头浮现出一根根青筋,满眼尽是血丝,连脸庞都变得扭曲了很多。

  不知何时,剧痛逐渐消散,而一股股温热之感再次袭满全身,让叶辰恢复了清明。

  此刻,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翻天覆地变化后的丹田,张了张嘴,嗓子有些干涩,“这...这是丹海吗?”

  叶辰之所以那么震惊,是那所谓的丹海,比丹田高出一个等级,只有修为达到空冥境,才能真正开辟出丹海,他如何也想不到,那火焰不仅修复他了丹田,还为他开辟出了丹海。

  很快,天地灵气纷纷向着叶辰汇聚而来,以叶辰为中心形成了灵气漩涡,通过叶辰全身的穴位毛孔灌入了他体内,而后涌入了他的丹海,他的身体就如无底洞一般,鲸吞着天地间的灵气。

  而此时,那火焰又活跃起来,但凡涌入丹海的灵气,都被他强势淬炼成了精纯的金色真气,以至于刚刚开辟出来有些干枯的丹海,变得金晃晃的,真气如金色海洋一般。

  “你是谁啊!”叶辰激灵一下坐了起来,看了看少年,又看看了四周,很是陌生,“这是什么地方,我为什么在这里。”

  “俺叫虎娃。”少年质朴,憨厚一笑,“这里是恒岳宗小灵园,昨夜你昏倒在山林,是俺和爷爷把你带回来的。”

  大楚国一殿三宗,嗜血殿独霸北楚,而正阳宗、青云宗和恒岳宗雄踞南楚,一定意义上来说,恒岳宗和正阳宗还是敌对的。

  “你饿了吧!俺给你弄点吃的。”见叶辰发愣,虎娃一边说着,也已经跑了出去。

  “昨夜?”想到昨夜的事,叶辰慌忙检查自己的身体,丹海是金晃晃的一片,似一方世界,上方白雾朦胧,下方滚滚的金色真气汹涌。

  叶辰呼吸有些急促,一觉醒来,破碎的丹田不仅修复了,还开辟出了丹海,连丹海中的真气都变得越发的精粹,握着拳头,他找到了久违的修士感觉,视力和力气,也在这一刻,有了前所未有的升华。

  想到那金色火焰,叶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悬浮在丹海中的金色火焰,它摇曳着火苗,还如孩子般雀跃。

  顿时,房间中的温度,瞬间攀升了上来,而他却感受到不到恐怖的温度,反而对火焰还有一种亲切感。

  “你以后就跟着我了。”叶辰笑了笑,轻轻抚摸着那朵真火,心情说不出的愉悦。


六合现场开奖结果|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| 现场开码| 特肖图| 曾道人| 马报开奖结果| 天线宝宝心水论坛最快开奖| 8080现场报码| www.9801123.com| www.615678.com| 生财有道图库| 贵宾网开奖结果|